访马子跃唱一辈子《长征组歌

来源:https://www.munganbana.com 作者:网红 人气:181 发布时间:2018-12-24
摘要:在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之际,合唱套曲《长征组歌》诞生也已过了半个世纪。五十年前,一群热血沸腾的青年歌唱家唱起了这激荡人心的歌声,男低音歌唱家、国家一级演员马子跃

  在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之际,合唱套曲《长征组歌》诞生也已过了半个世纪。五十年前,一群热血沸腾的青年歌唱家唱起了这激荡人心的歌声,男低音歌唱家、国家一级演员马子跃就是当年第一拨儿合唱团主力队员。当年那个小战士,如今已是一位年逾花甲的老人。作为这部合唱经典诞生过程的亲历者,马子跃现在的身份是《长征组歌》的史料整理者和文献收藏者,当然更是一位革命历史的传承者。

  日前,马子跃接受信报记者独家采访时动情地表示:“对于我的一生来说,唱《长征组歌》也是一次长征。任何一个歌唱演员,都希望有一部经典作品,这是可望不可求的,我们是幸运的,从小就唱响了这样一部经典。但是我们没有想到的是,这一唱就是一辈子。”

  1965年1月,北京军区战友文工团接到任务,要排练大合唱“长征组歌——红军不怕远征难”。马子跃回忆,当年参加《长征组歌》的合唱团员有58个人,平均年龄26岁,年龄最大的有参加过抗日战争的老战士,也有十几个刚入伍的新兵,而他是年龄最小的一个,不到20岁。回忆起当年的点点滴滴,马子跃觉得当年的场景仿佛历历在目。

  马子跃回忆,是年4月,晨耕、生茂、唐诃、遇秋四位作曲家在杭州给老红军、词作者萧华将军进行了试唱,并且跟萧将军生活了一段时间,“那段时间,萧华将军每天给作曲家讲述长征的经历,讲述每一首歌词背后的故事。”

  四位作曲家回到北京后,根据萧华将军的意见进行了修改,然后就进入了合唱团的正式排练。7月,在天津,萧华将军第一次审看,那也是这些年轻的合唱团员们第一次见到这位老红军战士。“能见到这位传奇将军,我们都很激动。他是长征时期我军最年轻的将领,13岁就当了县团委书记,17岁就成为了少共国际师政委,他的夫人王新兰也是最小的女红军。”

  当年在排练期间,马子跃经常和萧将军夫妇聊天,听他们讲那些过去的事情。马子跃回忆,萧将军曾经问夫人王新兰当年那么小的年龄走长征什么感觉,王新兰回答就是一个冷一个饿,于是萧华将军就提笔写下了“高原寒炊断粮”的诗句。

  萧华将军才气逼人,一部《长征组歌》仅用了120句、680个字就概括了长征的全貌,其中包括了长征过程中全部的战役和历史事件。“萧华喜欢古典诗词,他在写作《长征组歌》的过程中,创造性地发明了三七句四八开的写作手法。”说到“三七句,四八开”的格式,马子跃解释道,这种写作格式就是每段诗用4个三字句,8个七字句,一共12行,68个字组成,一诗一韵。

  马子跃曾经采访过萧华将军的警卫员,他们回忆,长征期间,萧将军“年龄小、参军早、职务高、爱读书”,一般警卫员会给他备好一个装书的小木箱和一盏马灯,一到露营地立刻打开书箱就着马灯看书。马子跃说:“我一辈子唱他的歌、读他的诗,确实感受到那字里行间的才气与灵气以及深厚的文化底蕴。”

  把老红军的讲述化为动力“《长征组歌》为什么感人?除了词曲作者的功力外,我们在排练过程中请了几十位老红军、老将军为我们作报告。”马子跃回忆,那些老同志都是从长征中走过来的,他们有着切身的体验,“每一个人身上都有说不完的长征故事,我们在他们身上提取了知识、提取了营养,我们把这些化为歌声的动力。”

  马子跃说,参加《长征组歌》的创排过程实际相当于上了一次学,“红军长征两万五千里,过雪山草地,吃草根树皮等等,这些都是书本上的文字。但是老红军们的真实讲述,让他们这些没有经过战争的新兵对长征这个词有了全新的认识。老同志讲起长征来如数家珍,他们不讲报纸上课本上的东西,他们都是说我当年怎么走过来的、我遇到过什么事儿,那些事例无疑都是生动的教材。”

  马子跃清晰地记得一位老红军给他讲的事情,“他当年在四方面军做后勤工作,专门负责收容工作,遇到烈士遗体负责掩埋。他曾经为一位战士整理遗容时,发现他手里攥着一块银元和一张党证,后来他帮着这位烈士交了党费。”

  马子跃当年刚参加合唱团时,还是个新兵蛋子,但是《长征组歌》让他迅速地成长,同时也给了他政治生命。1969年,25岁的马子跃光荣地成为了一名中国党员,是演唱《长征组歌》之后合唱团入党最早,也是最年轻的一名党员。“当年和我一样演绎第一版《长征组歌》的演唱者只有十几个人健在,创作经典的人已经走了,很多前辈也已经走了。现在我们是传承者,任务就是将《长征组歌》原汁原味地传给下一代。”

  有人问马子跃,你唱了半辈子,没唱烦吗?他说:“不可能唱烦,每一次在舞台上唱,都感觉到自己经历一次新的长征,重新经历一次心灵的洗礼。所以经典才能常唱常新,每一次都会有新的感动。只有两年的长征至今已经过去了八十年,但是今年仍在说,今天我们说的已经不仅仅是那些事儿了,而是在向下一代传达长征的文化、精神、信仰。”

  《长征组歌》半个世纪常演不衰,为什么?马子跃说,因为它不是一般的合唱,“我们穿着红军服演唱,那一刻,仿佛不是我们在唱歌,是红军在歌唱,我们要把80年前红军的思想情感传达出来,这叫原汁原味。《长征组歌》一唱就是几十年,唱了上千场,我们很珍惜这个过程,也敬畏这部经典。”

  如今,一拨儿又一拨儿的年轻人也开始学唱《长征组歌》。马子跃深有感触地说:“唱《长征组歌》要用情唱、用心唱、用真感情唱,才能把这部作品唱得有声有色、有血有肉。特别是年轻人唱《长征组歌》,他们的声音比我们当年都要好。和我们一样,作为军人的他们身上也都有红色基因,但是从理解的程度上、在演唱歌曲的韵味上和情感的宣泄上肯定不如我们。但是我相信,随着时间的推移、演唱次数的积累及他们对长征精神的理解,他们也会像我们一样爱上这部经典。”

  每次团里来了新人,马子跃都给他们讲当年《长征组歌》那些事。他的开场白总是这样的:“我不认识你们,你们也不认识我,但是你们认识《长征组歌》,我也认识《长征组歌》,我们之间有共同语言,咱们就从《长征组歌》说起。”那些年轻人也会对老马说:“每次演出报幕员一提名字,掌声就起来了,这就是经典,我们唱起来就感到骄傲和自豪。”信报记者 张学军

https://www.munganbana.com/wanghong/20.html

最火资讯